首页 | 手机版 | 论坛 | 留言本 | 站点地图

行业资讯

热门关键字:set 台湾 英语话剧 英语剧 dir
订阅该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资讯快报

俞敏洪老师:一个民族需要关注天空的人

时间:2016-05-22 22:32:21   来源:iciba    评论

序:刚刚从2楼休息室上来,每天中午雷打不动的20分钟小睡,还是很管用的。想起好久没有check集团邮箱,打开一看,老俞一封信静静摆在那里。记得老俞曾经说过,他最喜欢写东西,并且希望有很多人能看自己的东西,结果,他做成了新东方以后,有了钱,有了很多忠实的粉丝,于是无论写文章还是出书都顺理成章的会有无数人拜读。呵,更有意思的是即使他的书在书店里可以四处买到,但是,实际上参加新东方课程或者是某些活动的学员们都可以免费获得的。老俞更是每个季度发放免费的《新东方精神》和《书之爱》,让无数新东方学员更加深刻的理解什么是新东方精神,让无数青少年得到新东方精神的激励,更加健康,茁壮,坚强的成长。

俞敏洪老师:一个民族需要关注天空的人

无独有偶,这样的企业家还有好利来的总裁--罗红。我曾经在好利来买面包时被赠送过一个罗红的摄影DVD, 名字叫做《好摄之徒》,里面记录了他在非洲的拍摄的整个过程的摄像记录以及他的部分摄影作品。透过他的镜头,你能体会到大自然的壮观,宏伟,整个生物圈的和谐和共存,看过之后你就会只有一种感觉--生命如此丰富多彩!他是唯一一个在联合国开过摄影展的中国摄影家。作品的主题主要是人文・环境・自然・和谐。我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看过他那些照片,只觉得胸中一团热火用到喉头,抑制不住为这悲壮的天地感动!

我经常忍不住想:如果当一个人富裕以后,他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其他人,让别人也能够慢慢变好,那么,或许我们这个世界慢慢就会消灭贫穷,消灭无知,慢慢会没有污染......或许,这才是一个成功的社会人该有的责任!

呵,我是一个幻想派的理想主义者,希望我能够为更多人带来益处!

关注天空,还是关注脚下?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

中国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大学?我的回答是,百年中国的绝大多数时候,尤其是近20多年来,并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真正的大学是什么呢?我要讲远一点。

孔子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他建立了一个学校,通过它普及了一种理论,世世代代传下来。公元前5世纪前后,世界上有几大文明各自形成自己的经典,把各自民族的文化用文字传承下来,于是全球进入了轴心时代。今天,西方人之所以强大――他们后来超过其他所有的文明古国,尤其在全球化时代,一种强大的力量逼迫着其他文明去改变自己,去迎合它,这种力量从哪里来的?是从大学来的。

越是文明的社会,越是需要有一批专业学者来构造一个系统的理论体系,成为所有社会成员的文化认同。而这些有智慧的知识精英形成的共同体,就是大学。

这样的大学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西方最早在柏拉图时代,就建立一个叫Academy的东西,柏拉图的Academy要干什么呢?西方人认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并不是最重要的,它背后有一个抽象的能够用数学、用逻辑、用语言精确表达的Logos,按今天的话,一种规律、一种规则,那才是万物的根本。只要把握了这个Logos,把握了万物的规律,你就把握了万物。这种柏拉图的信念,也就是古希腊哲学的基本精神。

这与其他思想不同,尤其与中国人注重直觉与感性思维不同。中国的农业文化相信,我们的直觉、感悟,我们在人和对象之间建立一种生动的、感性的、直觉的关系,这是中国人的特色。而在柏拉图时代,他鼓励他的学生去寻找万物背后的逻辑、数学、几何学,从这些抽象的理念、概念里探索万物的和谐秩序和规律。柏拉图的这种智慧,传到亚里士多德,传到亚历山大时期的科学,传到罗马时代的法律,一直传到中世纪的基督教神学。

公元5世纪奥古斯丁的基督教第一次大综合,把基督教由一个光是信仰的宗教,变成了一个理性的宗教,一个讲道理的宗教。基督教越来越能够讲道理,讲究严格的理论推理,于是就有了最早的大学。两个月前,我去了西方第一所近代意义的大学,就是意大利的博罗尼亚大学。这所最古老的大学,有近一千年历史,还力图保持老样子,那些房子已经非常老旧了,实在撑不住,才搞一根水泥柱把它顶上,一些残垣断壁也都很好地保护在街上。这些大学干什么呢,要寻找上帝创造这个世界时赋予的规律、规则,一种抽象的道理,要寻找万物背后的Logos。

我们知道,邓小平的一个伟大智慧是“不争论”:学任何东西,看任何书都要管用,没用的东西就不要搞。读马列也要管用,否则干什么呢?争论多了妨碍行动,所以提倡不争论。深圳那个小渔村怎么富起来的?靠的就是“做”而不是“说”,说了就搞不成了,先做了再说,打点“擦边球”没关系。甚至连“擦边球”也说不上,完全放开,不然为什么叫特区呢?结果,今天中国人都默认,说的东西往往不能做,做的东西往往不能说;闷声发大财,这是最大的聪明。

但是西方学院文明恰恰相反,先是靠说,而且说的东西还不管用,说的是些什么呢?针尖上能站多少个天使;上帝把亚当身上一根肋骨变成了夏娃,那男人身上是不是会少了一根肋骨;秃头复活以后,在天堂里面长不长头发;上帝可不可以是女人的样子;亚当和夏娃不是娘肚子里生出来的,有没有肚脐眼。这些问题看起来无聊可笑透顶,在我们看来毫无意义,但它具有另一种意义,它确立了一个信念:万物背后都有一个根本的道理,而且这个道理是可以推理、可以寻找、可以证明、可以争出来的。越争论,真理就越明白。最早的大学就开始干这些事情,把道理搞清楚了,什么事情都能够朝有序化、理性化的方向发展。所以,西方精英们从一开始就相信,社会必须有一种超越任何个人意志,超越物质外表的一种道理、一种规则、一种规律、一种秩序,它虽然抽象,却严格遵守逻辑、数学与实证的规则。这就是希腊理性思维,这就是柏拉图的Academy留下来的精神,这就是现代大学精神。四大文明古国都是自然主义的文明,人们的生活完全依靠大地、天空,靠四季轮回、靠土地里面长出的东西来养活人,依靠自然生态的循环。

但是与柏拉图对应的希腊文明是另外一种文明。我两个月前去了希腊,这个地方在今天看来是不可能产生伟大文明的:山上光秃秃的,生态恶劣,水土容易流失。所以,希腊历史上经过几次反复,克里特文明,迈锡尼文明,总是几百年就不行了,可能都是这个原因。后来多利亚人崛起,当这块土地提供的粮食接近危险的极限时,他们受了腓尼基人贸易活动的影响,不再靠土地上的收获直接养活自己,而是靠航海、商业、还有手工业,与外部的生产分工和相互贸易来实现生活的供给。他们的山上能够种葡萄和橄榄,这两种作物不仅不造成水土流失,而且还能够保持水土,这两种作物不能当饭吃,但是可以酿成葡萄酒,榨出橄榄油,而他们又有非常好的航海条件。他们把葡萄酒和橄榄油拿去跟别人换,于是一种特殊的文明就产生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关键字:俞敏洪 老师 民族 关注 大学教育

论坛热点